《玲珑》第11集独负罪孽 织火无辜

当玲珑亲自触摸上彼生柱的那一刻,很难想象它亮起来会是什么样子,过几日的彼生仪式上,如果失败便是死。元一突然想到一个办法,要保证玲珑不死,可以娶她做王后,神主王后,大概没有谁敢随意剥夺其生命了吧。这话说的玲珑一阵不好意思,趁她不注意元一顺走了她的帕子,听闻最近神主在给君上绣帕子,但左等右等不见帕子送来

当玲珑亲自触摸上彼生柱的那一刻,很难想象它亮起来会是什么样子,过几日的彼生仪式上,如果失败便是死。元一突然想到一个办法,要保证玲珑不死,可以娶她做王后,神主王后,大概没有谁敢随意剥夺其生命了吧。这话说的玲珑一阵不好意思,趁她不注意元一顺走了她的帕子,听闻最近神主在给君上绣帕子,但左等右等不见帕子送来,只好麻烦君上自己去取了。

火屠辛照顾爷爷,等爷爷醒来又开始不住的献殷勤和道歉,不过他也好奇乌缘到底经历了什么,让她能在梦中像小时候的玲珑一样啜泣,让昨晚爷爷那样维护心疼她。原来,爷爷并不是乌缘的亲爷爷,乌缘小时候被父母卖到窑子里,卖了十枚钱,之后瘟疫席卷平亭,乌缘命硬活下来,开始与平亭的黑暗势力交易,大人们利用这些孩子,他们纯洁可爱的外表让人放松警惕,被杀的人往往疏忽大意而丧失性命。

当时,微生砚收拢铸器铺,有的铺子不肯归顺就惨遭杀害,这天乌缘带刀来到爷爷乌烟的铺子,结果因为身体太虚弱倒地不起,爷爷救了她。之后的隔三岔五就会看到乌缘前来,之后又很久很久见不到她,直到有一天,乌缘拿着十枚钱来问他可不可以把他买下来。她将爷爷看成了亲人,想买来成为自己的。乌缘就是这样与爷爷因缘认识,又渐渐地成为最亲近的人。

平江候府,乌缘前来拜会平江候,与其商议之后对昭都进行的计划,这时平江候的四公子见父亲前来欢呼雀跃,对这个儿子他一向没办法。将前几日他去母亲面前哭闹索要的那枚坠子给了他,本是想教他些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道理,结果到他嘴里就成了一切皆可用父亲宠爱得来。

昭都,各诸侯齐聚殿内拜见君上与神主,硕侯牙尖嘴利三句下来挑拨的群侯和他一起逼迫神主显神威赐福泽,还状似无意透露了织火族乃是罪孽深重的一族,引得玲珑一阵不知所措,为什么织火族有罪,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。她疾疾跑出神殿,去了藏书殿寻找有关织火的记载。元一将所有诸侯关在宫内,谁也不许踏出半步,随后跟随玲珑去了藏书殿。

玲珑慌张的找到一册书,元一却将他拿过去,他们想看到的不就是神主慌张无措吗,这样岂不正中敌人下怀。玲珑松开了书,待她平静下来,元一将事实悉数告知,织火先王火屠克一手打造出专门淬炼晶石的锦石城,那是不可超越的辉煌,然而痴则引罪,火屠克为了淬炼合灵石引出地火,锦石城因此被毁,后火屠克建起焰熄墙,孤身一人入昭都请罪,只求他一人背负所有罪孽,族人从此安详生活即可,因此织火族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缘由,更不知他们是所谓的罪人。

理清了这些过往,玲珑与罪孽划清了界限,罪孽是别人的事情,她是立志要熄灭地火的人,别人的事与她有什么关系。这和当初火屠辛的话一模一样,玲珑小时候,火屠辛知道某次灭火行动中的火路图有问题,劝他们不要去,可是他们还是执意去了,那次死了两个族人。那之后妇女上门求他,他又孤身入火带回了族人尸体,他是不想多管闲事,但通山组的人都曾相护许诺,如果谁死了一定要把尸体带回来。他爹是个讲义气的真男人,她作为火屠辛的女儿当然也当有此志,不被旁人三言两语就击垮。

银霄将银氏的传家宝当作嫁妆送给了银妆,她看着那传家宝就是两块黑漆漆的石头,半点没有传家宝的样子。火屠辛向爷爷打听了老贾头家的地址,也没注意到他手上有方才咳血的痕迹就走了,到了一个石猴子旁的小屋,正有一女两男绑着个姑娘往外走,他动手打跑了那些人,随即上前去查看人家姑娘的情形。老鸨在前面走着直叫晦气,丝毫没发现身后一个两个都悄无声息的被干掉,直到乌缘的刀架在她头上,买女人的都得死,她自然也逃不过。

关于作者: dition

更懂你的麻辣娱评,超新鲜头条娱乐新闻

为您推荐